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 新闻资讯 > 专题专栏 > 重点专题 > 初心能见 > 历史口述
视力保护:
许国酬志六十年
来源: 作者:本报记者 陈哲 特约通讯员 宋晓伟 张艳伟 日期:2018-10-31 字号:[ ]
  【人物简介】

   许忠卿,1930年出生,浙江温州人,教授级高工,先后任中电工程华东院(以下简称“华东院”)技术员、热机专业工程师、副总工程师、总工程师、技术委员会副主任等职,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他主持的上海宝山钢铁总厂自备电厂(2×35万千瓦)工程荣获国家银质奖,上海石洞口电厂(4×30万千瓦)工程荣获国家金质奖,作为副总设计师参与设计建设的秦山核电站,荣获国家级最佳工程设计特等奖和国家科技进步特等奖。

  设想一下,一个人从第一份工作一直到退休,最多可以工作多少年?华东院原总工许忠卿给出的答案是:60年。从风华正茂到白发苍苍,从初出茅庐到行业翘楚,60年如一日,许忠卿始终奋战在电力工程设计咨询领域,初心不改,矢志不渝。


勇于挑战成就经典


  1955年,许忠卿从浙江大学电力系统专业毕业,来到华东院工作。当时华东院刚刚成立两年,亟须大量不同专业的人才。而院人才构成以电力专业为主,其他专业人才紧缺。许忠卿响应要求,改行到热机专业,一切从头学起。

  许忠卿说:“改专业是挑战,也是机遇。因为以后的工作会涉及到各方面,学一个新专业,基础可以打得更扎实。”

  事实的确如此,许忠卿一次又一次将挑战转换为了机遇,一生铸就了诸多经典工程。他参与了新中国第一批发电厂——新海连、韩庄等电厂工程的设计及闸北、吴泾、谏壁等电厂扩建工程的热机设计;作为副总设计师,主持了中国自行设计、建造和运营管理的第一座3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常规岛工程设计;作为项目主管总工,主持了我国自行设计、建造的第一座出口商用核电站——巴基斯坦恰希玛3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站常规岛工程设计,主持了中国自行设计、建造和运营管理的第一座6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站——秦山核电站二期常规岛工程设计。他主持编写的《火力发电厂设计技术规程》(SDJ1-84),在1988年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

  1983年初,许忠卿接手秦山核电工程,被国家“728工程”办公室任命为秦山核电站工程的副总设计师,主管常规岛的设计部分。当许忠卿受命来到钱塘江畔的浙江海盐县秦山核电站的厂址时,轰轰烈烈的炸山行动正在进行。

  追忆当年,许忠卿直言:“说实在的,许多人不爱专搞核电,工程项目少不说,还要甘于清贫,因为工资待遇同职称挂钩,而核电的周期长,至少10年出效益,也就影响出成果、评职称。”彼时他和大家一起承担设计的上海宝钢钢铁总厂自备电厂工程荣获国家银质奖,上海石洞口电厂工程荣获国家金质奖……是继续搞火电,再创辉煌,还是造访这刚起步的核电呢?

  许忠卿有自己的信念:“困难与机遇并存,能迎接新的挑战,是一种幸运。为了中国的核电,我愿倾己能量。”

  一切再次从零开始,许忠卿跑资料室,去情报所,请教核专家,制定学习计划……同时,华东院积极创造条件,选派包括他在内的20多人到上海交通大学进行为期半年的核工程导论基本原理学习。很快,许忠卿掌握了核电站、核物理的基本原理,并着手学习国内外核电设计的有关规程。“经过系统的学习,我们这才具备了从事核电的最起码的素质。”许忠卿回忆道。

  核电因涉及核安全问题,立项、审批程序和“接口”工作十分复杂:除了各个合作单位之间的资料交换、信息传递等需要协调外,技术上的接口工作更要协调好。许忠卿善于沟通、能力卓著,与他共事的人说:“与许总一起工作心情愉快,感到安全。因为他总能把握住关键问题,认真听取他人的建议,态度极其温和。”

  许忠卿并没有沉浸在秦山核电站成功的喜悦中,他在工作日程上写下了这样的安排:秦山核电站二期工程、巴基斯坦恰希玛30万千瓦压水堆核电厂的设计、浙江三门核电厂和江苏核电厂的前期工作、收集整理核电资料……

  
精益求精创造辉煌


  作为总工程师,许忠卿善于规划全局,充分调动、发挥各专业技术人员的才智。他要求工程师在设计时,必须要找一个参考设计范本,并对此加以改进,写出改进方案和创优目标。工程中的每个专业设计都精益求精,整体工程的水平自然就提高了,他所主持的工程项目频频获奖也就不足为奇了。

  石洞口电厂是许忠卿在消化、吸收他参与的另一获奖工程——宝山钢铁总厂自备电厂的基础上设计的。宝山钢铁总厂自备电厂工程强调环保,重视对废气、废水的综合处理以及电厂外观的优美和谐,许忠卿认真研读相关书籍,组织编写了指导以后工程设计工作的62份总结。“以往的电厂建设较多地把目光集中在实用性上,如今既要质量佳,又要环境优和外形美。电厂及其辅助建筑的外形、色彩、绿化等要考虑当地的气候、民俗、要与周围环境相协调。”上海市石洞口电厂工程的顺利建成,让许忠卿实现了这个想法。

  上世纪70年代末,从苏联照搬过来的规程已不能适应时代的需要。在原电力部的要求下,许忠卿带领各专业的数十名技术人员,北到齐齐哈尔、大庆,南至攀枝花、昆明,西达兰州,在数十个主要发电厂、设计院和科研所搜集资料,征求意见,为的是使这个规程能够适用于不同的地域环境,真正起到指导作用。

  在锲而不舍的走访调研中,1979年版的《火力发电厂设计技术规程》诞生了。“两年多的辛劳奔波,曾让人以为他们是风尘仆仆的养蜂人。”回忆当时,许忠卿笑颜盈盈。“当然,这只是个开始。”

  第一版设计规程主要为了尽快恢复生产秩序,整体遵循“先生产,后生活”的原则,对整个发电厂的设计面貌并没有太大影响。

  在第二版火力设计规程编制过程中,许忠卿率先解放思想,提出了“在生产的同时也要兼顾生活”的整体设计理念。“华东院新编规程之后,第一次体现第二版规程的就是石洞口一期发电厂设计,较之前吴泾、闵行、高桥电厂,外观有了很大改变。”

  谦逊平和是许忠卿留给人的第一印象。每每谈及自己昔日的成绩时,许忠卿总是说:“这是集体创造出来的,而我只不过是把大家的意见集中起来,最后作出结论。这有点像足球运动,大家是场上的运动员,冲锋陷阵的英雄,而我有点像教练罢了。”在他的带领下,华东院成长起来一批批年轻的技术人才,奠定了引领电力技术发展的基础。

  1994年,许忠卿被授予全国工程勘察设计大师称号时,院里按国家规定给予他一些奖励,他拿出3000元捐助给“希望工程”。别人不解,他解释说:“工程设计是一项集体工作,并非一人之功。现在把这个荣誉归于我一人,实在让人受之不安,就从中拿出一些钱帮助那些贫困山区的孩子成才吧,希望电力设计和建设后继有人。”

总结60年来的工作历程,许忠卿大师丝毫不以自己为电力事业作出的众多创举而骄傲,一再表示自己只是认真完成工作,给自己打的分数是合格。许忠卿说:“我进院时间长,做的是最普通工作。现在环境、规模、难度、市场竞争都比以前复杂,华东院的未来还是要靠年轻人,我愿意继续在人才培养方面献力献策,一直到老。”


打印】 【纠错】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