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兴发娱乐xf881
> 新闻资讯 > 文化园地 > 文学
视力保护:
回乡
来源:东电一公司 作者:陈艳 日期:2019-02-25 字号:[ ]
  过年回丈夫的老家,24年都不曾变过。自己的父母年纪大了,曾和父母商议隔年回乡过年、我们姐三个轮流陪他们过年,提意被否定了,否定这个的是自己的娘家妈妈,我的老娘。老娘说:只要人家老人在,过年就回去,一年老家的老娘就盼这一回。其实我们说的隔年回乡过年,并不是这一春节都不出现,而是三十的晚上是在娘家还是婆家的问题,过了三十还是会回去看望家乡的婆婆。
  被否定后的我们每年仍然回乡过年,大姐婆家的双亲都去世后,就由大姐陪爸爸妈妈过年,都是初二回娘家的日子,自然就回去团聚。
  这20几年间都在乡下过年,对于乡下的情景,我是再熟悉不过的了,但是虽然熟悉,每年的情境和景色又各有不同。
  刚开始在乡下过年的时候,我二十多岁。那时的乡下,用电量在春节的时候总是不够,不光是电视机需要稳压器,就连电灯也会因为电压的问题乎亮乎暗,甚至就完全停电,家家户户都得预备好蜡烛,在必要的时侯点上。那时候的烛光晚餐是常态,因为这个烛光晚餐来的太过突然,往往多了些措手不及,少了很多的情趣。最有意思的还是一家人,在烛光晚餐过后,在烛光下打麻将、谈天说地,逗孩子打趣。吃饱了玩够了,这个除夕就过去了,能看春节晚会那就是奢望,从来没看全过,都是看重播。有一年,看到了直播春节晚会的头,还没来得及高兴就断电了,我们仍然很高兴,因为没有吃烛光晚餐而高兴,因为看到了春节晚会的直播片段而高兴。
  此后,一年更比一年好,一年更比一年强。不知什么时候,在乡间过的春节再也不停电了,不但不用烛光晚餐,还能尽情地观看春节晚会了,只不过漫漫长夜我往往熬不住,要在中途睡着,但是睡着了不会影响电。
  后来,在回乡的路上看到了很多的风电,高高大大的风车,在山间无疑不光是风景,还看到大唐风电的项目部。就是这些个高高大大的风车,给乡间的电站送去了能量,不光是乡下的春节不停电了,而且乡下的电压稳定了,电视再也不用安装稳压器了,再就是电灯泡再也不会乎亮乎暗的在那闪了。家里的蜡烛早就不知道了踪影,家里的稳压设备早就不知道了去向。好像电不在不和人们闹矛盾后,再也没有过烛光晚餐了,曾经的情趣倒是因为科技的发展和进步少却了不少。
  在乡间,千好万好总有那么一样难以忍受:老家没有冲水卫生间,没有上下水。晚上需要上厕所,就像一下子掉进了黑洞里,夜里乡下的黑是那种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打着的手电,放大了人的影子,让我更加紧张害怕,所以这二十几年来,在乡间的黑夜需要上卫生间的时候,都是由我的“他”陪伴。今年,老家去厕所的路上安装了很多灯,一直走到厕所都不曾有黑影,同时在厕所中也安装了灯泡,这二十几年间,头一次我一个人去那里不害怕。
  今年回乡,还有另一惊喜就是婆婆家已经走在了科技的前列,家里安装上了摄像头,在屋子里面的那个大电视上,能看到大门、院子的各个角落,有人员出入都会第一时间映入眼帘,我们不仅感叹这个城里人落后了。
  作为建电厂的人,我很骄傲,是电给了农村新的动力和能量,让本就聪慧的人们有更多的施展空间和舞台。



打印】 【纠错】 【关闭